主页 > 体育新闻 >
我在一个寂寞的句子,吟诵着故乡的等待_情感频道_东方
发布日期:2020-08-12 06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《淡淡的家话》

20

我在一个寂寞的句子,吟诵着故乡的等待

豆蔻词工江南梦好,怎禁得你在身边聆听

??肃竹《淡淡的家话》

从花开到花谢,我们每天都会路过。我们熟悉花的每一个状态,就如同熟悉我们的生活。

故乡的江滩,太熟悉的样子感觉不到多少变化,少缺了那种意外的惊喜,却在淡淡地徜徉中,让自己成了故乡的风景。

生活的味道,其实就是江畔的一条路。每天都在走着,每天也都在熟悉自己的平淡。

如果还能想寻找意外的而精彩,那该需要多少寂寞来沉淀。

于是我便在一个寂寞的句子中,吟诵着故乡的等待。

那些往昔一次次遥望,就如同这夜晚的风,在脸颊轻轻擦拭一天的炎热,却也无法感觉到花草的摇曳。

对岸的灯光倒映在水中,那些被拉长的色彩像一个个久远的梦想,随着波光粼粼地颤抖着。

我将一些最初的渴望在夜风中浅吟,说什么豆蔻词工、江南梦好,怎禁得你在身边聆听。

肃竹2020.8.4.21:46于勉县

淡淡的家话,淡淡的爱情。本文为肃竹长篇爱情散文诗《淡淡的家话》第20章。

“如果还能想寻找意外的而精彩,那该需要多少寂寞来沉淀。”《淡淡的家话》正在创作中,每日一章,本号首发,未经肃竹本人书面授权,严禁任何形式使用。